Tag Archives: 譯作

Chinese & Western Civilisation Contrasted (Abridged)

我想中國人的包容超越了歐洲人就其本土所歷能够想像的一切。我們自以為自己是包容的,因為那是與我們的祖先相比。但是我們仍舊操持著政治性和社會性的迫害,更有甚者,我們堅信我們的文明與我們的生活方式相對於其它人的來說是無與倫比的,所以當我們遇到像中國這樣的國家時,我們認為我們對他們所能做的最仁慈的事情就是讓他們像我們一樣。

Read more »

麥帥為子祈禱文

在當這一切都爲他所有之後,我猶是祈求充足的幽默感,如此使他雖能凡事嚴謹,卻又不致把自己變得過於拘謹。給予他謙卑之德,如此他才能念茲在茲真正偉大的簡單樸實,真正智慧的開明大度,真正力量的溫順馴服。然後,作爲他父親的我,方敢悄聲說一句:「我未虛度此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