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義理

談盡「其」可能

良知所知者,是非也;過者與不及者皆非,無過無不及者,是也,故致良知即致中和也。

Read more »

切問與近思

欲仁仁至,欲即仁也。欲者,今稱曰「願意」,天道性命,只此願意之念而已矣。

Read more »

「命」之兩義

復次,過往終不能離未來而獨言,故猶不宜謂命,若泥於命說,是以仁名而害仁實也,果及如此,誠是「好仁不好學,其弊也愚」者也。

Read more »

儒釋道三家綜論

學生:就儒釋道三家而言,同樣有其成聖成佛的根據和工夫境界,為何佛家特別有「常」、「非常」、「非非常」之分?

Read more »

孟子的性善論

縱使在西方,他們也相信全民的心靈總是光明的,因為他們法治的根源雖然在全民的民心,但是他們的民心來自於上帝,叫做自然法,或是上帝的法則。人生於這個世界,自然就要合群,就會有一種怎麼樣能互相尊重的願望,把這一種願望明文化,就是法律,而最高的法律就是憲法。所以西方的法治根據於上帝,上帝是全能的,全能就包括全知,包括全愛,所以上帝有完全的愛,這個愛就是儒家的仁。所以孟子說“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所以政治要從不忍人之心,就是要從怵惕惻隱之心發出來,這個政治才是仁政。

Read more »

麥帥為子祈禱文

在當這一切都爲他所有之後,我猶是祈求充足的幽默感,如此使他雖能凡事嚴謹,卻又不致把自己變得過於拘謹。給予他謙卑之德,如此他才能念茲在茲真正偉大的簡單樸實,真正智慧的開明大度,真正力量的溫順馴服。然後,作爲他父親的我,方敢悄聲說一句:「我未虛度此生。」

Read more »

衣道

北京有一家香館,館主潛心於香文化的探究與發揚,他在一番鉤稽之後,雖感嘆香文化在中國的衰落,但對於日本把它和其它各種儀式與技藝以「道」命之,亦頗具微詞。本來,焚香和點茶、插花、掛畫一同被稱為四般閑事,在我們看來是一個人生活的點綴,不過是錦上添花的角色,而在日本卻被抬舉到了「道」的地步,不知是榮是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