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良知而行

這樣的理論可靠嗎?如果你還不能了悟,孟子又提了一些事例來證明。其實一個理論的建立就這麼幾句話也夠了,「乃若其情,則可以爲善矣,乃所謂善也。若夫爲不善,非才之罪也」,就完全可以建立一個性善的理論,而這個理論是天下少有,只有儒家這一家,由孟子完成。只這幾句話,我們就不得不佩服孟子偉大,孟子了不起。所以好話不用多,我今天的演講也不用講很多,假如我講的有道理,講幾句也就夠了,但我還是要多講幾句,讓我們更加明白,從今天開始,這一輩子,很清楚的認識,不可再疑惑:「人性是善的」!孟子的理論不可違背,因爲他舉一個例子來證明——

所謂「今人乍見孺子將入于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要譽于鄉党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接下去就講,「所以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然後擴大來講,「無羞辱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

我們把它解釋一下,「乍見孺子將入于井」,這個「乍」字重要,乍就是忽然,忽然看到一個小孩子將要掉到井裡去,「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這個「皆」字更重要,就是任何人一定有一種驚動不安的心理自然産生。你看,要掉到井裡的是一個孺子,而産生驚動不安的人是你,這是非常奇特的現象,而這種現象是客觀普遍的,不是一個人主觀的,或者某一個時刻才有,是必然有,時時有,人人有。不管任何時「乍見」,一切人「皆有」。這個「怵惕惻隱心」我們今天叫「同情心」,它之所以生出來,不依賴任何外界條件,而是由於你真心真情的感動。孟子說「非所以內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要譽于鄉党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就是說你這種不安和觸動,不是爲了你想如果去救這個孩子,孩子的父母會感謝你,也不是爲了你計算救了這個孩子,鄰居朋友會讚賞你,當然更不是爲了倘若這個孩子掉到井裡就會大哭大叫,你不喜歡聽他哭叫,所以起了一個惻隱之心,想要援助他。孟子連舉了三個「非」,從文學的修辭來講,是以少代多,其意就是「非掉」一切條件。這種並不因爲任何條件而來的真心的感動,這種真?的而且帶有行動力的決定,來自於哪裡呢?不來自於任何你能像到的條件,這叫「無條件」的命令,這種發出「無條件命令」的意志,叫做「自由意志」。就是你不知道從何而來,很自然的由你內在生命而産生的一個感動,一個決心,乃至於一個行動,這種感動叫做「善的感動」,這種意志叫做「善的意志」,這種行動叫做「善的行爲」。而這種善的感動的可能隨時都在,順著善之感動而行,即是德行。不只是救一個孩子要這樣做,人生的任何事情你都依照心之自覺去行,時時有此德行,即是有德的人。如果有人説:「你有善的感動,我並沒有啊,你叫我做一個有德的人,這不是我的天性啊!」也就是說:「如果我沒有感動,你就不能證明我性善哪。」如果你膽敢向孟子這樣抗議,他也沒有辦法,他只能叫你自己回去檢查檢查,只要不欺騙自己,順著自己的真情而發,必能自已證明是有的,所以做個有德者是自己承認,自己願意的,不是誰來設定的,誰來逼迫的,這叫做「逆覺體證」。人人要反回去自己的心,自己去體貼證實,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這不是靠辯論辯來的。這自明的心裡的感動,孟子稱為「端」,是我們道德本性的「發現處」,惻隱、羞惡、辭讓、是非,四種自覺,孟子稱為「四端之心」。何以會有這四端的呈現?如果要進一步追溯這些自覺的來源,會發現這它來源於我們生命內在很深的地方,我們只能自然地覺察這樣做是對的,卻不知道它的來由,只能說從天而來,可以說這就是人的「性」。孟子就這樣由善的「心」之自覺,來證明人的本「性」是善的。說到這裡,如果你還死硬堅持自己並沒有感動怎麼辦?沒關係,沒有人能強迫你去做道德的事。比如我們面對父母子女兄弟朋友,一點感動也沒有。又比如有些人説我是商人,我必須爲惡,才可以賺到錢,我這樣做不認爲自己是錯的,內心也不會覺得痛苦,那怎麼辦?孟子只能説,這種人「非人也,是禽獸也」。(鼓掌,?#92笑)。所以你不要死鴨子嘴硬了,你心底一直明明白白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做人!一切不如此者,都是自欺欺人!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