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的性善論

那麼有些人物,有些書,有些思想,它可以達到整全的地步,而有些則不行。所以讀書,不要亂讀,各種書有不同的價值,該有多少價值,你就用多少生命去面對它、把握它,低價值的書不需要你花太多的時間、精神和力氣去把握,這就是上一次所講的“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那我們如果把這個思想拿來,回頭去看剛才的問題,看那些爭論,那些爭論到底是誰對誰錯?我們說,必定有對錯,那這個對錯,它對到多少,又錯到多少,你如果給它一個分量的話,對錯就可以同時存在。當你要支持它的時候,你就有理由支持它,因為它是有意義的,不過要知道,你支持它,是支持到一個什麼程度,你只應當恰如其分地去支持,不能夠超過它的分量去支持,如果超過了它的分量你還支持它,那你自己的心靈仍然是糊塗的,這個學問就會在你的生命中氾濫,你就會被它吞沒,它就吞沒了其他的學問。於是,天下就被那一種學問所籠罩,那既然它是片面的,而又籠罩了全面,於是它就對人生有害。所以當你要支持它的時候,你的理由要能講得出來,而這個理由是恰如其分的,當你要反對它的時候呢,你就不可以用支持的理由去反對它,你要用它所沒有達到的那些部分的理由來反對它,所以它不是沒有意義,它只不過是沒有全量的意義,沒有全幅的意義,沒有整全的意義,它的意義是片面的。所以它的意義在西邊,你用東邊的理由就可以去反對它。因此我們說,對待同一件事情,你可以支援它,也可以反對它,這個不是自我矛盾呐,當然你如果用同一個理由,今天用這個理由支持它,明天又用同樣的理由去反對它,那當然你是自我矛盾的。

所以我插播一個廣告,我們讀經教育理論就是一個整全的教育理論,假如你還沒有認識到讀經是一個整全的教育理論,或許你要更加仔細地去瞭解一下。那我們在講讀經教育理論的同時,難免一定會接觸許許多多的,尤其是當前的、流行的、所謂主流的教育思想,我們曾經批評它,人家以為我們要把主流打倒,是為了然後自己可以站起來,其實不是,不是這個心態,如果是這個心態的話,我們就小氣了,我們就等於跟它站在同一個層次上,它在左邊,我們在右邊,然後互相攻擊,這樣我們自己就小氣了。我們要追求的是一種整全的學問,不是片面的學問,不是要跟人家分庭抗禮,所以讀經理論不跟任何理論衝突,而你為什麼要批評它呢?我們批評它不是說它們不對,是說它們不夠,它們只在某方面可以成立,所以當我要說它們成立的時候,我有很堅實的理由說這一種學說是對的,是有意義的,那這樣就跟一般人支持的態度幾乎是一樣的,而不同的在於,我們是有所保留的,怎麼保留呢?我們只支持它應當被支持的那一部分,並不全面支持,而當我們要反對它的時候呢,我們用別個方面來說它,結果它在別的方面就不能用,甚至它違反了別的方面的教育原理,於是,那一種教育思想,就可以被批評了,所以當我們批評它們的時候,不是要把它們完全打倒,我們五四文化運動以來,中國人被教導出一種普遍的心靈,形成一種普遍的社會風氣、學術風氣,這個普遍的心靈,就是自己有主張,便要打倒別人,所以在五四以來的流行術語中,最流行的一個術語就是“打倒”,我們想到五四就想到“打倒”這兩個字。“打倒”這兩個字。那五四以後呢,再經過所謂的建國,我們想一想,在建國至今的幾十年裡,社會上流行的一種對於人生,對於學術,乃至於對於國家的種種,也一直用打倒、打倒、打倒……這一心態去面對,去過自己的人生,於是整個中國的腳步就停滯了將近一百年,乃至於倒退了一百年。所以很多人看我們推廣讀經,用的也是這種心態,認為我們在打倒別人,假如是如此的話,我認為,我們不必那麼辛苦,如果我們還是停留在這一種小孩子辦家家酒的心態裡,那這樣的人生是不需要如此努力的,如此努力來擾亂社會,所以我一直提倡人生要有一種整全的思想,明白的思想,人生要有批判的態度。

什麼叫做批判?“批判”是我們翻譯西方critic這個詞語,這個詞語呢,把它用得成名的;把它用得成為了哲學術語的,是康得。康得寫了三本偉大的書,叫做“三大批判”,從此以後,“批判”成為了一個哲學界非常流行的哲學概念。現在我們一般人也常常在用“批判”一詞,但是我們一般人用“批判”這個詞語,用得不很恰當,也就是說沒用上它原來的意義。一般人說的“批判”都含有一種不滿、一種責備,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批評。所以這樣的“批判”再往前,再想下去,再想得更深,就成了「鬥爭」,其實“批判”原來不是這個意思。“批判”原來的意思,在西方,是一個法庭的法官,他所作出的批示跟他的判案,被稱作“批判”。法官有一個批示,然後去判被告是有罪,還是無罪,如果有罪,他的罪有多少,這樣的判案叫批判。而它的重點是,這個法官憑的是什麼,他有什麼依據,以什麼道理,可以作一個批判?這個…法官是不可以自由批判的,他不是主觀地去判人有罪,他首先態度要公正,所謂“偏聽則暗,兼聽則明”,他不能只聽一方的言辭,他要聽兩方面各自的申訴,要兼聽,乃至於要再聽協力廠商的言辭,反正要聽得越廣越好,他的心態要這麼開放。第二點呢,他要有所根據,他不可以憑空判一個人有多少罪,他要根據法律的規定,所以批判是以公正的心態,外加根據大家共認的一個法則——所以法律,那個“律”就是律則。刑法的例則、律則叫法律,所以叫做法則——而進行的。用這種法院的批判來說明我們的心靈、我們的思想,我們應該具備批判的態度,也就是我們的心靈要開放,我們要學習,不可以先入為主,然後我們才能判斷學問的是非,而那個判斷要有所根據,法庭判斷的根據在於法律,而是非判斷的根據在於理性,人類有合理的思考能力,這個叫做理性,理性就是能夠合乎道理的性質、可以合乎道理的性能。人類依照著合理的性質跟性能,公正地去下一個判斷,這樣一個判斷,既然它的根據是理性,也就是根據於人合乎道理的性能所產生的判斷,那它就是客觀的,因為道理是客觀的。所以,雖然所有的判斷都出於主觀,但是有些判斷卻同時是客觀的,因為它們的根據是理性,它們的根據不是情感,根據於理性去作判斷,這樣就是批判。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