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的性善論

所以講超越,就可以包含現實,講現實不能達到超越,所以孟子可以懂得荀子,荀子不懂孟子,懂嗎?所以歷史上為什麼孟荀並列,而宋明儒專弘孟子而貶低荀子,當然貶低荀子也不見得對,但要把荀子放在他應該有的位置。所以現代有很多人注重荀子,他可以開出法治的思想,他可以讓社會走向法治,這也沒錯。但是這個法治要有他的根源,根源還有根源,這個我們百姓守的法律的根源在哪裡?是國家定的法律;法律的根源在哪裡?在憲法;憲法不清明,法律就不清明;法律不清明,就可以隨便抓人,就可以隨便掃地出門。所以假如執法人不尊重法律是不對的,而法律不尊重憲法也是不對的,而憲法的來源在哪裡?憲法的來源在百姓,在民心。民心的根源在哪裡?當然在善性;善性的根源在哪裡?“此天之所與我者”。如果你沒有這樣追溯,在哪一個地方切斷了,你就沒有根源,沒有根源,你往往就會出錯。

所以我們為什麼要講新儒家,為什麼要強調新儒家的志業?要繼承傳統;道統的繼承,學統的開出;學問的統序的開出,還有政統的完成,政統的完成不是荀子的理想嗎?當然也是孟子的理想啊,孟子的善心、善性,先王的理想,然後再加上後王,後來的法治、典章制度,然後這個典章制度呢,也不是王者所定,古人是王者所定,因為古時王者都是聖人,叫做聖王。聖人是不會隨便定那個法,然後來愚民的,來欺壓百姓的,來耍特權的。但是現在不允許我們再有這個思想,不可以有聖王來定法律,所以西方的民主思想是我們需要學習的。法律由全民來定,而全民,縱使在西方,他們也相信全民的心靈總是光明的,因為他法治的根源雖然在全民的民心,但是他的民心來自於上帝,叫做自然法,或是上帝的法則,上帝法或是自然法。人自然就有合群,就會有怎麼樣能互相尊重的這一種願望,這一種的願望把它明文化,就是法律,而最高的法律就是憲法。所以西方的法治根據於上帝,上帝是全能的,全能就包括全知,包括全愛,所以上帝有完全的愛,這個愛就是儒家的仁。所以孟子說“人皆有不忍人之心,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所以政治要從不忍人之心,就是要從怵惕惻隱之心發出來,這個政治才是仁政。而這個發出來是不很容易的,是要聖王才能發,我們現在不可以去專靠聖王,韓非子也講得對,假如國家有法律,你就算是一個中等的國君也可以治理國家,甚至是下等的國君,他只要遵守法律,也可以治理。所以我們不能靠聖王,我們要靠憲法,而憲法要從民心來,而民心要從善性,善性則從天地之道而來。這就是整個儒家的理論,這就是孟子的性善理論。

你知道孟子是這樣說善性的,你論人性就只有一條路,因為你論人性既然是要講善惡嘛,講善惡當然是以善為主嘛,你就講惡也要回歸到善嘛!那麼,性善理論就可以涵蓋一切理論。它可以涵蓋,因為它是超越的,所以對人性的看法是兩個層次,從超越來看,從現實來看。從現實來看,可以有很多種,其實也多不了多少種,但它可以有很多種。而從超越來看呢,就只有一種,就是純善,就是天地之心。

因此我們從今以後不要再跟人辯性善、性惡、性無善無惡的這些問題了,聽到有人在辯,你可以跟他說明,但你說明,他不一定會相信你,他如果不相信你,你就介紹他來聽我的演講(眾笑。鼓掌)。不過大家不大喜歡聽我演講,因為我每次演講都會超過時間(眾笑),現在已經12點了,我就講了兩個半小時,其實也不算多,如果要聽我講下去,我可以講到下午(眾笑),不過大家除了需要精神食糧外,也需要有物質食糧,所以要放大家去吃午餐,那我們今天的演講就到這裡為止,謝謝各位!(熱烈鼓掌)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