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的性善論

那孟子怎麼可以從這麼一點點說人性,而且又說他是善的?他是不是一種理想的寄託而已呢?不是,他說人性的表現就是這樣的,他就舉了例,孟子舉的這個例子啊,千古之下就用這個例子了,你很難想出比這個更好的例子來說明人性善。孟子舉的什麼例子呢?“今人乍見孺子將入于井,必有怵惕惻隱之心。”有沒有?然後他說“非所以內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惡其聲而然也……是故,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等等。那麼,“乍見孺子將入于井”,這個文章作得很好啊,每一個字都很重要。這個“乍”字很重要,忽然,就是突然,你沒有準備的情況之下,“乍”,而且是“孺子”,“孺子”就是跟你沒有什麼冤仇的、非常純潔的一個孩子,而且是“入于井”,很危險的狀況,而且“將入于井”,就是快要掉到井裡的這個時候。所以“乍見孺子將入于井”,請問,你在這種情況之下,心裡會不會震動一下,那種震動就是惻隱之心,孟子叫惻隱,“惻”就是很痛切,“隱”就是很深,深深地有一種刺痛之感,叫做惻隱。我們用現在很簡單的話說呢,就叫同情心,而且是很尖銳的同情心,一下子就上來了。孟子說,這一種湧上來的惻隱之心呐,他說,“非所以內交與孺子之父母也”,你有怵惕惻隱之心,你就是想要去救嘛!你去救的這一個心呐,不是為了將來孺子的父母會感謝你,你就能跟他們套上交情,不是的,因為這個孺子,你或許不認識,或許是乍見之下,你沒有想到這些問題,所以“非所以內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于鄉党朋友也”,你也不是為了讓那些鄉党朋友來讚賞你,還有“非惡其聲而然也”,你也不是因為討厭這個孩子掉到井裡會哇哇大哭;討厭他的聲音啊,才乾脆把他救了算了,不是這樣子的(眾笑)。這三個非是什麼意思呢?其實就是一切皆非。什麼叫一切皆非,就是沒有任何條件,你說任何條件都不對,你假如說可能你有其它想法吧,你想要怎麼樣又怎麼樣,孟子就舉出這三個——不求利;非內交于孺子的父母,不求名;非要譽于鄉党朋友,乃至於不求很小的細節,不是對於你的喜怒跟厭惡,喜好跟厭惡——這些都不是,所以這三個非代表一切的非。也就是說,孟子告訴你,不可以跟我舉出任何的理由來說你沒有惻隱之心,於是就下個結論,惻隱之心是沒有理由的,懂嗎?是沒有條件的,叫做無條件的法則、無條件的命令。這個無條件的命令是康得的詞語,就是我們去行善好像是有一種;好像是心裡面起了一種命令,這個命令沒有任何條件、不為任何的目的而來的一種善意,它發了出來。這個康得沒有說可以發出來,他說如果是道德的應該是沒有理由、沒有條件的善意。他這樣講不是說你一定會有善意,他是說,只有是沒有理由的善意,才是真正的善意,而孟子呢,說這個善意是真實的,這就是孟子跟康得不同的地方。為什麼當代新儒家,像牟宗三先生要吸收康得的學問?要用康得的學問來解釋中國的學問呢?要用康得的道德學來解釋儒家的道德學呢?因為康得分析得非常透徹,但是有人問牟先生說,聽說你是用康得哲學解釋中國儒家,牟先生說不是,我是用儒家提升康得的境界,讓康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鼓掌)

各位,這就是為中國文化負責的一個學者,了不起,新儒家!前兩天不是講新儒家嗎?為什麼一定要做一個新儒家?因為只有新儒家能夠負責任啊,而這個責任不是隨便的負責任啊,不是高喊口號,復興中國文化,不是這樣的,是基於理性啊!所以乍見孺子將入于井,必有怵惕惻隱之心,然後非…非…非…什麼,它是無條件的,無條件是什麼?自然的;自然的是什麼?自由的,叫自由意志,康得的自由意識。而且康得的自由意志是來說明道德要從自由意志而行,才是真道德,他只說明到這裡,他是哲學的說明;而孟子呢,孟子是生命的指點,他指點你,讓一個人的生命活起來,發現果然如此,認識到自己的本心,所以“必有怵惕惻隱之心”,那接下去,“無惻隱之心,非人也”,因為人性就是有惻隱之心啊,你怎麼沒有呢?你沒有就不是人了嘛,動物嘛!所以“無惻隱之心,非人也”,這不是在罵人,而是說,是人必定有惻隱之心,是這個意思,是這一種講法的反面說法。所以你不要認為孟子是在罵人,“無惻隱之心,非人也”、“非人也,是禽獸也”。他意思是說,凡是人,就一定有,強調是人一定有。接下去孟子又連帶著,這裡他不舉例了,所以“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那接下去又說,“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這是在《公孫醜》篇中講的,在《告子》篇裡面也講了一次,他不再說是端了,他直接說“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辭讓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仁義禮智,非由外鑠我也,我固有之也。”孟子在另外一個地方說,有大體,有小體,“心之官則思,不思則不得也”,“此天之所與我者”。“天之所與我者”,就是“固有之矣”,而現在我們來看,首先我們看,惻隱、羞惡、辭讓、是非,孟子說,四端,又說,這是四端之心,其實四端就是講四端之心。那仁義禮智呢?他沒有講它是屬於什麼類,它是屬於性,“性”就是性質,“性”就是內在的存有,它可以作為我們道德的根據,那“心”呢,是外在的活動,它可以讓我們直接的意識到,我們自己的道德,自己的情感,或者說道德的意志,這叫“心”。這種表現呢,是真實的表現,叫做情。而這個“情”呢,就是我們的“才”。所以,心、性、情、才,這四個觀念,你要注意了。孟子是用心、性、情、才的結構,或者這個架構,來建構他的性善理論的。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