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的性善論

所以告訴各位,西方近代的教育學,心理學,因為教育學常常根據心理學嘛,合起來叫教育心理學嘛!西方的心理學,教育學怎麼研究出來的?他們叫做人文科學,人文科學是受了自然科學研究方法的影響,他們採用自然科學的方法來研究人文現象,所以成為人文科學。其實科學不止是自然科學才是科學,凡是有系統的、明確的學問都叫做科學,都是science,而不只是natural science才算科學,現在natural science把science這個通義專門化了,一提到科學,我們就說是依照邏輯、推理的方式所構成的明白的學問,有系統的學問,這是有一點錯誤的,乃至於說natural science就只是研究現象的學問,什麼現象?其實就是自然現象,當然我們可以用邏輯數學去研究自然現象,因為它是物的道理,物的理是很遲鈍的、很死板的,所以我們就可以來確定它,所以物理的知識是很確定的。但是人的學問呢?人的生命是活的,是不容易確實化的,當然更不容易資料化,但是,只有邏輯、數學才是讓我們可信的一種學問,可信是因為你不能夠說它錯,它的對錯是分明的,因此自然科學容易讓人相信,它有權威性。於是西方自然科學就獨大了,影響了研究人的生命和人的社會的方法,就以人生命的、社會的現象為研究物件,那也用了自然科學的研究方法,具體點說,用了什麼方法呢?那就是觀察、統計,最後結論,有了資料的結論,它也很能說服人,就把人當作物來看,其實人不是物,所以西方的心理學、西方的這些教育學,如果它們的結論是以實驗觀察統計而得來的,我告訴你,都做做參考,你千萬不要信以為真(或用「全」?)。但是現在整個世界,包括中國,就信以為真,認為人就是應該這樣教,有些學者去研究,研究研究,研究出一個結論,他的結論當然有資料供給你啊,類似(?)可信哪,那其實是真的可信嗎?不一定。不過呢,現在就是科學時代,我們大家被科學所裹挾、所籠罩,但是,我們對人的認識,並不是那麼樣的精確,我們要有某一種智慧來運用這些理論,來解釋這些資料。好,這個不用講太多,因為我們常提到教育的問題,我們來這裡,主要的是跟我們這一批將來要做讀經教育的老師來做培訓,所以我往往會點出,在各個層面上,這一種對教育的認識,也要根植於我們對學問的認識,你對於學問的認識越深,你對教育的認識也就越深。

好,我們再講回來,回到這個善跟不是善的問題上,它不一定是站在一個平面上來分庭抗禮的,所以,牟宗三先生在這裡就用了一種方法,解決了歷史上對於人性善惡的爭論,這個方法是古人所不常用的,乃至於是從來沒用過的,所以古人對於人性善惡是永遠說不清楚的,這叫做永恆的問題,這個永恆的問題到現在就要解決啦,雖然每個人的心中都有疑惑,但是只要有方法就可以解決。所以善跟不是善,這兩種看法不是分庭抗禮的,而一種是超越的看,一種是現實的看。注意,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思考方法,誰能夠學到這一種思考方法,就代表誰開了天眼。對於很多事情,就可以迎刃而解。就好像剛才所說的,我們讀經教育是整全的,而各種教育學說是片面的,這一種的分法,從整全跟片面的這種說法,他跟讀經是一種,別的理論又是一種,很多種,多元的學術,多元的學術又是在平面上看的,而讀經理論是可以超越看的,也可以說它是統合一切的學說的圓滿的學說。這樣看,它也是一種超越的看,這是一種做學問的方法,很重要的方法。

我們上一次說“諸子出於儒家”,也是這種看法。儒家的學問是整全的,至少他是嚮往于整全的,而諸子百家的學問呢,是片面的,他們的主張是片面的,他的作用是片面的,那儒家的作用是整全的,所以那些片面就在整全之中,而且可以把片面用得恰到好處。所以儒家的學問是超越的,超越於諸子百家之上,也可以說,他是圓滿的,包容諸子百家在內的,這樣子,爭論就會比較少。

所以公都子認為,孟子的說法跟其他家的說法是多元的說法,那麼老師你這樣主張,那難道他們都錯了嗎?孟子是不是說他們都錯了呢?不是,所以孟子一定有這樣子的頭腦,他只是沒有說得更清楚。這個說清楚了就是,孟子是從超越面來看,依牟宗三先生的說法,人性有超越的一面,有現實的一面,你從超越的一面看,他必定是善的,只有一種說法,人性善;你從現實面來看人性,他就有各種的說法,而各種的說法都曾經有表現,乃至於隨時都在表現,表現各種說法。那麼什麼叫現實的看呢?就是,在我們現實的人生當中,我們確實會生起善,生起惡,有時候善,有時候惡,有些人善得多、有些人不善得多,等等等等,有不同的人生的表現。那為什麼現實的人生會有這些表現呢?很簡單的個道理,因為人的生命是一個組合體,或者是化合體的。什麼化合,什麼組合呢?就是你的精神跟肉體,可以說是精神跟肉體的組合,或者說超越跟現實的組合。所以人在現實中,你的現實生命有各種需求,荀子就看中了我們生命有所需求,這種需求如果不去節制,它就必定會產生爭鬥,產生爭鬥就惡了,所以,荀子就說人之性惡,那荀子主張人的性惡,我們說我們要主張人的性是善的,我們才能做好教育啊,要我們的讀書人呐,或者我們的孩子啊,讓他們知道人性是善的,應該去完成他人性的本質,盡他的天責,於是,他應該學善,我們認為這樣才能做好教育啊。那假如人性是惡的,那我們是不是說,既然人性是惡,我們就可以為惡,甚至我們鼓勵孩子去為惡呢,去接近你的人性呢?那如果荀子這樣主張,他怎麼可以成為一個大家呢?所以,孟荀兩個人都是大賢,先秦儒家就以孔孟荀三個人為代表,荀子是大師之一。他也是大儒,他是怎麼主張性惡的呢?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